专业诚信,竭诚为您服务!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工程拆迁

分享到:0

季汉军家门前被拉起警戒线,地上一片狼藉

黄海英展示腰部的伤情

12月11日凌晨1点,南通观音山镇世伦桥村4组发生了一起惨剧,负责当地某工程的拆迁公司带人半夜闯入拆迁户家中,持刀砍伤一家四口人后扬长而去。目前,受伤人员正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治疗,多名行凶者已落网,案情正在进一步的调查当中。

现场 楼上楼下血迹斑斑

昨日,记者来到现场,只见季汉军家中的两层小楼房周围已拉起了警戒线,楼下的门窗玻璃全被砸得精光。屋里屋外一片狼藉,白色的墙壁上沾着大块的血迹,沿着楼梯,一直蔓延到楼上卧室的地板上。

“老吓人的,一下子砍伤了四个人,还有个小孩子呢。”“拆迁归拆迁,谈不拢也不能砍人啊。”一大早,村里的男女老少闻讯后纷纷赶来,围在楼前议论纷纷。屋子的女主人李如芬介绍,她有两个儿子,孙子孙女儿子媳妇加上两位老人,祖孙三代8口人生活在这栋老房子里。

因为过度惊吓,李如芬回忆起当晚的事情并不连贯,她只记得很多人拿着三四十公分的长刀,对着她的丈夫、儿子和孙子追砍,连电话线都被切断了。

据记者观察,季汉军家的主楼东侧还紧挨着一座绿皮小厂房,而楼前新修的马路还在施工,路上仍铺着石子,而道路沿线的人家基本都已搬走。

伤者 半夜砍人,连小孩都没放过

随后,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,记者找到了受伤的老汉季汉军、小儿子季新玉、孙子季炜三人躺在一间病房里。

背部被砍伤的季新玉回忆,当天凌晨1点左右,他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。因为父亲住在楼下,季新玉惊醒之后连忙起身下楼,却被眼前可怕的一幕吓傻了:年过六旬的父亲倒在血泊之中,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几名陌生男子拿着砍刀追了过来,向他的背部砍去……“当时黑压压的一屋子,来人至少有二三十个,举着砍刀和棍子。”季新玉回忆称,为首的两位男子他认识,正是负责他家所在的东晖东侧路南延工程拆迁的顺通拆迁公司的人,其中一名叫周红齐。

在砍伤了季汉军和季新玉后,五六名打手又冲到了楼上,踢开了季炜房间的门。“他才14岁啊,他们残忍到连小孩子都不放过。”季炜的母亲是季汉军的大媳妇黄海英,为了保护儿子,黄海英也被砍伤。

经检查,季汉军以及季新玉皮肤挫伤,季炜头部外伤,三人的病情都在进一步观察当中。

当事人 已和街办谈妥准备签字

事发之后,季汉军一家拨打了110和120。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惨剧?拆迁户与拆迁公司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?在采访中,季新玉告诉记者,在拆迁过程中,他们一家从未因补偿面积和赔偿金额与拆迁公司发生过任何冲突。自8月15日,东晖东侧路南延工程开展拆迁工作以来,顺通拆迁公司的人总共到其家中来过三趟。“他们就直接问我们,要多少钱,多少面积,从未安排工作组就我们家的实际情况进行具体的沟通商量,也没有拿出什么正式文件要求我签字,工作很不积极。”

季新玉提到,他们甚至要求自己离婚再婚的方式,以此来骗取面积,被他拒绝了。但尽管双方没有过多接触,也未曾发生过什么冲突。但近日,因为街道的人上门做工作,双方对拆迁签字一事达成一致,他们一家已同意近日签字。

据季新玉介绍,因为家里有一个小织布厂,他们已经将工人都遣送回家,织布厂也停止运作。“准备过节的时候借亲戚办完婚事,就准备拆迁了,谁知道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。”

昨日,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南通顺通拆迁公司,无果。

镇政府 伤者医疗费用由政府承担

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,昨天,记者到世伦桥村村委会了解情况。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,东晖东侧路南延工程这个标段确实只剩下季汉军一家没有签字,“他们一家曾表示过对这家拆迁公司不满意,具体的赔偿问题他们也没有多说过什么,但就是一直挂着没有签字。”

至于拆迁公司为什么会下如此毒手,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,具体的事宜镇政府和区政府正在处理。而观音山街道党工委王书记在电话中表示,涉事的顺通拆迁公司是在当地房管局有过注册登记的,也是东晖东侧路南延工程中标拆迁公司,具体负责该路段的拆迁工作。目前他们正在协助警方办案,尽全力找出事情真相,“伤者的医疗费用也由政府来承担。”

记者从当地警方获悉,具体的案情还在调查当中。

?

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

  • 高军
  • 手机:13817668278
  • 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邮箱:gaojunlaw@126.com
  • 地址:上海陆家嘴世纪大道210号21世纪大厦15层
澳门银河网上赌钱_上海动迁律师陈春华